1. <em id="56ggq"></em><div id="56ggq"><ol id="56ggq"></ol></div>

    2. <div id="56ggq"><ol id="56ggq"><mark id="56ggq"></mark></ol></div>

        1. 最有看點的互聯網金融門戶

          最有看點的互聯網金融門戶
          專欄全新的互聯網金融模式國內資訊

          互金行業正在溫水煮青蛙

          本文共3771字,預計閱讀時間130

          互金行業里,正在發生著一些堪稱拐點的變化。

          當下班越來越晚,休假越來越短,你那疲倦身軀里,是滿是干勁,還是麻木無感?

          面對陽光普照般的公司股權激勵,你看到的是迎娶白富美的人生階梯,還是空拳誑小兒般的不值一提?

          對于未來的職業道路,你是越走越踏實,還是越來越沒底?

          相比三年前,行業里很多事情都起了變化——概念越來越多,風口越來越少;規模越來越多,利潤越來越少;轉型越來越多,希望越來越少;減員越來越多,加薪越來越少。

          行業變化在變快,個人成長在放緩,種種跡象都在說:快行動起來,莫做溫水里的青蛙。

          巨頭也非避風港

          互金過了風口紅利期,這已是一個常識。

          紅利消失后,近兩年成立的創業型平臺,迎來了倒閉潮。不難理解,創業機構恰如一粒種子,春天破土,夏秋成長,嚴寒時才能積蓄力量待春來;若夏末秋初才埋進土里,漫漫寒冬就難熬了。

          于是,大企業成了避風港。不過,近日網易金融下線保險業務,又打破了這一幻象。

          網易金融背靠新聞門戶,手握郵箱、游戲兩大流量池,輔以嚴選、考拉電商場景,在支付、理財、消費金融、區塊鏈等熱門業務上縱橫馳騁,結果卻在過冬邏輯和合規邏輯下,相繼裁撤業務線,互金巨頭已名不副實:

          核心支付業務市占率低、盈利性差,難堪大任;

          兩大盈利支柱“理財和消費金融”受監管影響,一個下線,一個萎縮;

          被寄予厚望的區塊鏈,短期看不到前景;

          附屬性的產品銷售業務——基金代銷、保險銷售,毛利率低,又受牌照限制,宛如雞肋。

          一度聲名赫赫,卻也慘淡收場。網易金融的退守,是監管環境、自身稟賦、戰略決策以及行業周期等多方面因素的綜合反應,于行業同類型機構而言,未必代表了某種趨勢,不過,已足以給小巨頭們敲響警鐘。

          這兩年來,今日頭條、美團、滴滴、小米等互聯網巨頭發力金融,建場景、購牌照、搭平臺,引人矚目。

          雖然它們一頭扎進來時,互金巨頭誕生的土壤——遍地可取的用戶、蠻荒的基礎設施以及監管機構的默許、傳統巨頭的不屑——已不復存在,但這些場景巨頭的成績非常耀眼,通常十幾人的團隊就能撐起幾十億的交易。起步容易、上量迅速,受此激勵,個別巨頭更是選擇了一條瘋狂擴張之路。

          不過,天下事,要么易學而難成,要么難學而易成。后發先至的事,哪有這么容易?

          小巨頭業務上量的奧秘很簡單,行業基礎設施已經非常完善,場景巨頭們只需開放場景和流量,接入現成的方案,金融業務就起來了。但一則靠模仿造不出另一個支付寶,二則在細密的監管籬笆下難有顛覆性創新的機會,后來者做大做強容易,做成巨頭,難!

          據我個人觀察,不少小巨頭和小龍頭們,在追趕過程中過度依賴外部賦能,業務閉環能力欠缺,金融布局浮于表面,在倒賣流量的路上停不下腳步、轉不了方向。

          這種基于流量變現搭建的金融大廈,基礎不牢、外強中干,哪天流量枯竭了,虛幻的增長也就停滯了。

          恐龍滅絕的啟示

          “小巨頭和小龍頭們,坐擁令人艷羨的資源優勢,有強大的戰略研判能力,當不至于如此吧?” 不少人心里會泛嘀咕,不信真會如此。

          的確,當大廈倒下,事后復盤,哪里錯過了時機,哪里決策有問題,清楚得很,避開陷阱似乎很容易;而吊詭的是,大廈傾覆之前,即便能看到變化,很多時候仍不能避免失敗。

          問題出在哪里呢?

          重大變化如氣候之突變,人人皆知——如強監管來臨、爆雷潮突襲,導致失敗的,不是沒看到,而是錯誤的應對方式讓企業錯過最佳調整點,埋下失敗的種子。

          大多數企業通過改變外形應對環境變化。有的做加法,組織架構膨脹、再膨脹,直至覆蓋所有潛力熱點,直至組織臃腫不堪、內耗內斗扼殺掉未來;有的做減法,產品業務精簡、再精簡,直至消滅所有風險隱患,直至山林變成土丘,貧瘠的土地不結果實。

          改變外形固然有其價值,但內部構造才是成敗的關鍵。

          2.5億年前后,恐龍族群開始統治地球。當時,所有的大陸連成一塊,地底熔巖上升,火山恣意噴發,氧氣幾被燃盡,地球進入長達幾千萬年的極端缺氧環境。恐龍的氣囊系統可高效吸收氧氣,在極端環境中繁盛起來;那些沒有氣囊系統的物種,滅絕了。

          大約7000萬年前,隕石撞擊地球,能量是廣島原子彈的10億倍,引發了超過11級的地震和300米的海嘯。粉塵覆蓋世界,陽光消失,地球變冷,植物枯萎。食物極度匱乏,體型龐大的恐龍被餓死了,只有體重低于25公斤的族群——大部分哺乳動物、一部分爬行動物(蛇、鱷魚)、兩棲類動物活了下來。

          而恐龍之所以沿著“大型化”進化,本質上在于作為變溫動物,恐龍在低溫環境下難以存活。體型越大,單位體重與外界接觸的面積越小,越有利于保持熱量、延續種族的繁衍。當然,也正是體型太大,讓恐龍沒能熬過隕石撞擊地球的災難。

          于恐龍而言,繁盛與滅絕,與其是否有翼、尾巴長短、牙齒多少等外形進化沒有關系,存活還是滅絕,取決于內部構造。

          資源稟賦、制度流程、機制文化屬于企業的內部構造;部門的多少、產品線的多寡則是外形構造。內部構造改變難度很大,人與組織都傾向于通過“改變外形”來應對變化。

          比如,面對強監管帶來的環境突變,很多企業忙著調整業務線——下線P2P,追逐現金貸;下線現金貸,追逐區塊鏈(發幣、積分、挖礦路由器等),試圖沿用過去的模式復制下一個爆品,沒有意識到,在細密的監管規則下,此前那類靠粗略復制、重金推廣就能取勝的產品,已經沒有了生存的空間。

          環境的重大變化猶如土壤土質的突變,應對之策在于:

          要么強化現有種子的適應性——通過獲取更多牌照、布局更多場景等方式,強化現有業務的生命力;

          要么結合新的土質找到新的種子——加大創新激勵,尋找新的增長點,如從輸出金融產品到輸出金融科技的跨越。

          這些,都需要著眼內部構造的努力。

          越來越沒用的轉型培訓

          組織如此,人也如是。

          過去三年里,行業環境幾乎三個月一變。企業奮力調整、轉型,在互聯網理財、現金貸、大數據風控、區塊鏈、開放平臺、跨境業務等多個維度輾轉試探。從業者則普遍遭遇成長危機——你不難遇到這樣的事情:剛學來的新模式,還沒實踐,就已經被蜂擁而至的模仿者玩成套路了。

          去年下半年,與做互金培訓的一個朋友交流,他說一個針對農商行高管人員的培訓班,策劃了很久,授課老師的PPT都準備好了,結果招生數量遠低于預期,不得不取消,折損了不少人情。

          這樣的現象并非個例,急于轉型的農商行大概已發現,培訓越來越多,培訓也越來越沒用。行業變化太快了,培訓班已經追不上變化的節奏,唯一能依仗的,是隨時學習,并內化為習慣:點滴感悟不嫌少,大塊頭輸入不嫌多。

          不過,我們都很固執,緊緊攥著過去的成功,沒有多余的手擁抱變化。

          認識一個自媒體作者,他告訴我一個現象,自2018年以來,他的公眾號粉絲沒有實質性增長,有多少新增關注,幾乎就有多少取消關注。他文章照寫、熱點照追,為了避免選題重復,他還嘗試新領域,耗費的時間精力只多不少,結果卻非常不理想。

          他分析過原因,認為微信IOS端改版影響最大,信息流的展示方式十分不利于粉絲找到他,為此將微信的信息流稱作蹩腳的嘗試;抖音對用戶時間的爭奪也被他考慮進來,他對微信的失利頗有不滿,對張小龍也不復之前的崇拜。被他抱怨的,還有讀者,他認為現在的讀者都被娛樂段子洗了腦,不愿意讀他的深度內容,這不啻為讀者的損失,也是時代的悲哀。

          他唯獨沒有抱怨的,是他自己。

          事實上,他一直在向讀者普及重復了幾百遍的行業常識,對行業的新變化漠不關心;他喜歡用他那偵探般的復雜邏輯征服讀者,從沒考慮過讀者讀他的文章要死多少腦細胞;他一直基于自己的喜好找選題,從沒考慮過讀者是否感興趣……

          成功時,我們傾向于從自身找原因——天賦也好,努力也罷,并不斷放大這種原因;失敗時,則會歸之為壞運氣。恰如畢淑敏所說,“不幸者常常愿意同幸運者相比,抱怨自己的運氣;幸運者常常不愿同不幸者相比,相信自己的努力。”

          成功是我們應得的,失敗則是外部環境出了問題。眼睛盯著外面,我們變得越來越抱怨,離真正的安全也越來越遠。

          挑戰剛剛開始

          行業小趨勢是個人的大趨勢,行業被拐點奇襲時,個人也同步遭受灰犀牛和黑天鵝的不確定打擊——外界環境變動越劇烈,企業戰略調整越頻繁,崗位契合門檻越苛刻,你奮力向前,也許剛好契合崗位要求,你原地踏步,不需多時就被拋在后面。

          近期,高層定調金融供給側改革,指明了金融業下個五年的演進趨勢:

          獎優罰劣,淘汰一批機構、扶持一批機構;

          結構優化,做優普惠金融、做強資本市場;

          動力轉化,從流量驅動到科技驅動,從粗放發展到精細化發展;

          消滅風險,持牌經營成為底線,非法金融成為紅線;

          ……

          更進一步說,行業會加速分化,企業會加速調整,對于從業者,挑戰剛剛開始。

          當你的成長速度趕不上企業變化速度時,差距越來越大,壓力越來越大,焦慮就出現了。焦慮會消耗你的干勁,拉扯你的后腿,讓你的成長越來越慢,對未來越來越沒底,最終,你變成了那只在變熱的水盆里跳不出來的青蛙。

          儒家有言: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還記得Papi醬么?成名時宛如網紅界的一抹清流,萬眾矚目、一枝獨秀,不過兩三年時間,再不復之前的盛景。

          Papi醬還是原來的Papi醬,觀眾卻不再是原來的觀眾。

          本文系未央網專欄作者蘇寧金融研究院發表,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觀點,未經許可嚴禁轉載,違者必究!

          用微信掃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或搜索微信號“iweiyangx”
          關注未央網官方微信公眾號,獲取互聯網金融領域前沿資訊。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提交后會進行審核,審核通過的留言會展示在下方留言區域,請耐心等待。

          評論

          您的個人信息不會被公開,請放心填寫! 標記為的是必填項

          取消

          蘇寧金融研究院未央青年

          309
          總文章數

          蘇寧金融研究院是蘇寧金服集團旗下的大型專業研究機構,著重于...

          互金從業者的掙扎與抉擇:兜兜轉轉還是準備回銀行

          黃希 | 國際金融報 04-22

          互金公司利潤狂飆背后的那一抹“灰”

          黃希 | 國際金融報 03-25

          財報折射互金回暖:頭部平臺強者愈強,機構資金加速進場

          葉冬 | 新金融瑯琊... 03-19

          樂信、拍拍貸發布財報:數據亮眼,互金巨頭回暖

          蔡鵬程 | 鈦媒體 03-16

          未央今日播報:廣州互金協會推P2P信披系統 42家平臺已接入

          未央研究 03-11

          版權所有 ?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互聯網金融實驗室 | 京ICP備17044750號-1

          北京pk10八码2-9名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