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56ggq"></em><div id="56ggq"><ol id="56ggq"></ol></div>

    2. <div id="56ggq"><ol id="56ggq"><mark id="56ggq"></mark></ol></div>

        1. 最有看點的互聯網金融門戶

          最有看點的互聯網金融門戶
          全新的互聯網金融模式國內資訊基于互聯網平臺的金融業務

          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的高光和灰暗

          本文共6910字,預計閱讀時間327

          一、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的高光時刻

          “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

          ——馬云

          2007年6月,P2P網絡借貸平臺“拍拍貸”成立,標志著中國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登上歷史舞臺,自此,中國投資者在銀行存款、銀行理財、股票投資、基金理財、信托理財等傳統金融產品之外,又多了一種投資選擇。2015年,P2P行業迎來最高光時刻,當年新增P2P平臺3335家,平均每天超過9家平臺上線;而且P2P平臺剛上線,業務剛剛起步,動輒就能獲得數千萬元甚至數億元的投資;上市公司只要與P2P有一絲一縷的關系,就會被冠以“互金概念股”的稱號,股價就會一飛沖天,最為典型的是上市公司多倫股份,為了蹭互金熱點,將公司名改為匹凸匹,竟然在一個月內股價暴漲超過100%;當年的互聯網或者金融圈人士,開口不談P2P好像就落后了整個時代。

          2011年5月,央行向27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正式發放支付牌照,用戶通過快捷支付的形式就能實現金融產品的購買,無需再去銀行網點購買,極大的提升了用戶體驗。自此,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開始脫離銀行支付能力的掣肘,邁入了飛速發展的快車道;同時,支付公司牌照水漲船高,至2016年已無實際業務的支付牌照殼公司,也能估值逾2億。

          2013年6月,余額寶橫空出世,其貨幣基金隨時存取的特性類似銀行活期存款,恰逢彼時剛好市場資金短缺,貨幣基金利率持續走高,最高接近8%的年化收益率秒殺銀行存款。故在短短一年內,余額寶規模便達到驚人的5741億元,直接幫助天弘基金超過了連年位居首位的老牌基金公司華夏基金,坐上了基金管理規模第一的寶座;然而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余額寶規模在2018年1季度末達到了驚人的1.69萬億元,徹底吹響了互聯網基金銷售完勝傳統渠道基金銷售的勝利號角。

          2014年2月,保監會出臺《關于加強和改進保險資金運用比例監管的通知》,對保險資金投資股權和不動產的比例進行了提升,保險公司投資股權和非標資產有了更高的自主權,使得其通過萬能險、投連險博得較高的收益率成為可能。就萬能險而言,一般提供3%左右的保證收益率,實際提供4-6%的收益率,雖然遠低于P2P產品的收益率,但勝在是持牌保險發行的產品被廣大的投資者誤認為是無風險的,受到京東金融、騰訊理財通、蘇寧金融等諸多大型互聯網理財平臺的青睞,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其平臺中固收類理財產品的主流品種;一些激進的中小型保險公司如弘康人壽、光大永明人壽也把萬能險視作“市場逆襲”的利器,通過較高收益率水平(5%以上)和靈活的退出政策(1年內免費退保)等方式,通過互聯網理財平臺實現了保險規模的迅猛增長;更有前海人壽、安邦人壽等保險公司在資本市場上長袖善舞,大肆收購優質上市公司如萬科、格力股權,一時間風光無兩。截至2016年10月,萬能險保費規模超過1萬億元,相較2014年底提升了150%。

          2014年2月,國金證券與騰訊合作的互聯網金融產品“傭金寶”上線,以萬二傭金率的超優惠定價,首次祭起了傭金戰的大旗,加上手機端5分鐘就能實現開戶,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就獲取了超過25萬名用戶,證券行業這一潭深水迅速被攪動起來;4月9日,華泰證券與網易實現戰略合作,為廣大投資者量身定制的新一代移動理財服務終端“漲樂財富通”也正式上線,自此券商向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轉型的角逐之戰就此拉開帷幕。

          2015年6月,中融信托旗下的互聯網金融平臺中融金服上線,給投資者提供安全邊際更高的理財產品的同時,也兼顧解決高端理財產品的流動性問題,迅速成為信托公司官方與互聯網金融合作的首個案例;2016年9月,中信信托與螞蟻金服合作推出一款消費信托理財產品——樂買寶,最高收益高達15%,依靠“邊消費邊賺錢”的宣傳口號迅速走紅,上線3個月時間便吸引了超過46萬用戶參與;要知道此前信托全行業經營二十余年,也就積累了不到60萬用戶。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促進國有資產轉讓,盤活不良資產和存量資產,2010年起,各省市人民政府或金融辦紛紛批設金交所/金交中心;為滿足金融市場日益增長的投融資需求,金交所推出的定向融資工具、收益權轉讓、理財計劃等產品,逐漸成為了企業實現融資的一種重要途徑;2014年起,包括螞蟻金服、百度理財、陸金所、京東金融、蘇寧金融等大型互聯網金融平臺紛紛與地方金交所建立起合作,甚至股權聯姻,至2018年,各地“金交所”發行的各類型理財產品累計規模已超過萬億元,成為了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不容小視的一股力量。

          這個時期的互聯網金融就像一個烏托邦,任由你攻城掠地、占山為王!

          二、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的灰暗時代

          “雖然這幾年,支付寶對金融產生了沖擊,但從未想過要顛覆金融機構。”

          ——馬云

          P2P行業的好運氣并沒有持續很久,2016年8月,銀監會、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聯合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標志著網貸行業結束了野蠻生長的“無監管”時代。P2P行業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已成為個人借貸、投資的重要渠道,逐步被人們接受,然而資金池、期限錯配幾乎是P2P行業標配,搶食銀行的業務卻沒有建立起完善而有效的風控體系,已然脫離了最初的信息中介平臺的定位。P2P平臺涉嫌自融或者風控審核不嚴格,導致平臺暴雷的現象層出不窮,僅僅2018年6月-9月就有511多家平臺爆雷(提現困難、失聯、經偵介入等)。網貸行業的暴力催收、裸貸風波不時登上頭條引起全民關注,更有e租寶、錢寶網、大大集團、泛亞等平臺因涉及龐氏騙局而暴雷,數十萬投資者血本無歸。據網貸之家統計,累計成立的6449家平臺中,正常運營的平臺僅余1039家,不足累計成立數量的1/5,很多中小型的平臺雖然沒有暴雷但也受到監管指導決定停業或者轉型以實現良性退出。2018年8月,網貸整治辦下發《關于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將P2P備案工作大致分為三步:歷經自查、自律檢查和行政核查等三輪核查;至此,網貸行業備案無果,希望茫然。終于在2019年1月等來了《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175號文),然而遍閱全文,通篇隱含八個字:能退盡退,應關盡關。目前,僅有碩果僅存的P2P大平臺仍能存活,但能否實現備案仍然是影響2019年P2P行業走向的最大不確定性。

          2018年6月,證監會與中國人民銀行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貨幣市場基金互聯網銷售、贖回相關服務的指導意見》,明確只有持牌金融機構(主要是基金公司和基金銷售公司等)才可作為銷售主體,設定T+0快速贖回限額不高于1萬元,且只能由具有基金銷售牌照的銀行進行墊資;此舉導致基金公司與互金平臺合作貨幣基金的難度增大,很多沒有基金銷售牌照的互金理財平臺只能以技術服務的形式為持牌基金銷售公司導流,依賴于貨幣基金搭建底層賬戶體系、做優支付體驗的念想就此幻滅,做大理財規模仍將任重而道遠;擁有基金銷售牌照的互金理財平臺雖然可以繼續銷售基金,但是市場早已經培育起來的隨存隨取且不受額度限制的用戶體驗卻是回撤了好幾年。強大如天弘余額寶,其規模也從2018年3月份的峰值1.69萬億,降低到2018年底的1.13萬億,跌幅高達33%。

          保險行業涉足互聯網財富管理的好光景持續了不到三年,在2016年12月被證監會主席劉士余點名“興風作浪的妖精”,用來路不正的錢,從門口的野蠻人變成了行業的強盜。不久之后,保監會官就網通報了對前海人壽的處罰,并對時任前海人壽董事長姚振華給予撤銷任職資格并禁入保險業10年的處罰。2018年3月銀監會和保監會合并,“保險姓保”的理念開始實質性下沉貫徹,互聯網渠道的萬能險產品逐步減少,至今已難覓蹤跡;甚至,連真正意義的凈值型投連險第三方平臺的網銷備案的窗口也已關閉,互聯網保險理財至此進入灰暗時代。

          2018年5月,《關于規范證券公司借助第三方平臺開展網上開戶交易及相關活動的指導意見》開始在券商業界征求意見,文中明確第三方機構僅限于提供網絡空間經營場所,信息發布平臺、鏈接跳轉等技術服務,不得介入證券公司向客戶提供證券業務相關服務的任何環節,包括但不限于開戶、客戶招徠、客戶適當性管理等操作;第三方機構不得以自身名義從事任何與網上證券業務相關的宣傳推介活動。如果嚴格按照該指導意見執行,基本上是將證券業務關在券商行業內部,券商與互聯網平臺合作拓展客戶、開展證券交易及資管產品銷售等業務合作的路徑將直接被堵死。

          信托行業觸網,可以說是曇花一現,中融金服運營還不到兩年,該平臺即宣告關閉,中融信托表示,停止中融金服業務,是因為業務模式的調整;而不知何時起,螞蟻金服樂買寶也已悄悄下線,支付寶上再難覓蹤跡;畢竟無論是《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還是2018年新頒布的資管新規,都不支持信托產品降低投資門檻,信托計劃作為“高端”、“貴族”理財產品面向互聯網的長尾用戶發售仍面臨不可逾越的鴻溝。

          地方金交所本來寄希望于先涉足資管業務,做大做強后再要個“金融機構”的名分,然而事與愿違,2018年4月初,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整治辦函[2018]29號文明確了,依托互聯網以發行銷售各類資產管理產品(包括但不限于“定向委托計劃”“定向融資計劃”“理財計劃”“資產管理計劃”“收益權轉讓”)等方式公開募集資金的行為,應當明確為非法金融活動,互聯網資管模式需要立即停止,存量業務最遲于2018年6月底壓縮為零。此文直接宣告了地方金交所理財產品缺少合法依據,并間接剝奪了地方人民政府、金融辦批復資管機構資管產品的權利;配合著后來出臺的資管新規,資管機構的監管權明確收歸于一行兩會體系內;自此,地方金交所開始了長時間的整改期,不僅業務難以為繼,而且前期做大的規模也要整改和清退,正印證了一句話:“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當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沃倫·巴菲特

          三、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的掙扎和突圍

          “今天會很殘酷,明天會更殘酷,后天會很美好,但大部分人會死在明天晚上。”

          ——馬云

          中國的財富管理市場容量巨大,不完全統計銀行存款、銀行理財、公私募基金、信托產品的存量規模,便已超過136萬億元;這個行業足夠的大、潛在收益足夠的誘人,以至于傳統金融機構、互聯網金融機構都想在互聯網+的大時代背景下,爭奪互聯網財富管理這塊大蛋糕。盡管監管趨嚴,但業界各類機構也都在不斷的探索和創新,希望能夠突圍出一條康莊大道。

          2019年初網貸175號文之后,P2P已承載不起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的希望,碩果僅存的網貸大平臺,也沒有實現曾經喊過的普惠金融的口號,更沒有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所謂的智能風控、科技金融淪落為平臺攫取高額收益的工具;這樣的網貸平臺不是投資者、監管者所需要的,甚至不是貸款者所需要的。如果某家網貸平臺更注重建立起長效機制,借款端構建起真實的消費場景,投資端提高起購門檻做好KYC,以科技能力幫助降低融資成本,切實履行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的職能,或許能走出一條更寬更廣的路,然而現在這種環境下,還有哪家網貸平臺有這樣的視野和決心嗎?

          在互聯網基金銷售領域,持牌銷售成為行業共識,雖然2016年以后基金銷售牌照發放極度收緊,騰訊和百度還是拿到了唯二的入場券;然而很多互金平臺并不具備騰訊和百度的資本和技術實力,多數只能退而求其次,與銀行合作引導用戶跳轉至銀行網站開立銀行二類戶并通過銀行銷售基金;為了規避快提1萬的限額,互金平臺不得不同時上線多只貨基,并引導用戶分散投資,這些舉措增加了較多的投資者教育成本甚至較大程度犧牲了用戶體驗,但也純屬夾縫中求生存的無奈之舉。日前,證監會發布《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銷售機構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及相關配套規則公開征求意見,基金銷售行業迎來系統化嚴監管時代,獨立基金銷售機構持續經營的要求變得更高,從業機構只有遵從監管規則、遵從適當性管理原則,打消投機、賺快錢的念頭,踏踏實實做大公募基金市場幫助建立良性的市場秩序才是未來的生存之道。

          以萬能險為主的固定收益保險理財產品變相提高了市場的無風險收益率,正在逐步退出歷史舞臺,而互聯網金融大平臺仍在孜孜不倦地探索與保險公司合作更符合監管意愿的投資型保險產品。但矯枉往往過正,現在凈值型的投連險產品的網銷備案也難以獲得監管通過,況且凈值化、投資者風險自擔的產品與公募基金已無二致,其產品存在的必要性大大減弱,預計在未來的幾年內,互聯網保險理財再難輝煌。

          券商與互聯網平臺合作財富管理的路徑沒有取得理想的成效,但券商行業并沒有坐以待斃,開始以前所未有的決心進行自我革新。2018年末起,一些老牌券商高調的向財富管理轉型:中信證券將經紀業務發展與管理委員會更名為財富管理委員會,對組織架構和激勵機制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幾乎與此同時,銀河證券、興業證券先后宣布將經紀業務總部變更為財富管理總部。券商行業觸網較早,多年前已經形成的全線上的交易體系,但卻沒有打破二十多年來建立起來的經紀業務路徑依賴,后續想在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占據有利地位,需要克服人性中的短視和冒進,切實依據行業的優勢設計和管理資管產品,在產品設計和管理能力尚構建自己的壁壘,并不斷做大其證券交易客戶端的客戶數量,也只有這樣才能與銀行、基金、信托行業正面競爭。

          互聯網金融平臺及信托行業多次試錯但仍未找好信托產品互聯網化的路徑,畢竟互聯網金融平臺獲取的大多數都是“屌絲”用戶,跟信托產品百萬門檻格格不入。即使如此,客戶基數較大的平臺仍然在做探索性的努力,如騰訊理財通、陸金所等,這些平臺為信托公司提供引流和信息技術服務,進行信托產品直銷合作,向平臺高值用戶定向展示百萬起購的信托產品。然而,信托產品的私募屬性,以及合格投資者驗證的難度較大成本較高,注定了這種合作模式僅能小范圍試點,難以獲得規模性增長。日前,市場傳言監管部門正在制定政策擬推出1萬元投資起點的“公募信托產品”,監管將從行業評級“A”里選擇2~3家試點實施,預計2019年底落地。將公募信托產品的認購起點降低至與銀行理財投資門檻一致,是對信托業務的極大利好,但目前市場流出的銀保監會信托函[2019]16號文件,仍建將信托公司通過第三方互聯網機構引流至資金信托產品的行為定性為違規推介,由此可見互聯網信托行業仍然前路漫漫不可期。

          在其他領域遭遇寒冬之時,互聯網金融平臺與銀行得合作迎來了新的春天。京東金融搭建了銀行+板塊,與一眾中小型銀行如振興銀行、華瑞銀行、億聯銀行等合作銀行存款類產品,一方面中小型銀行通過互聯網的便捷性無需設立實物網點便解決了吸儲難題,另一方面京東金融也通過此模式給廣大用戶群體提供了低風險的理財產品留住了用戶,短期內達到了雙贏;陸金所、度小滿金服、螞蟻金服、蘇寧金融等互金大平臺紛紛效仿,該模式已大有蔓延之勢。

          在中小型銀行還在為吸儲而發愁時,國有大行再一次在資質準入方面拔得頭籌,2018年12月以來,銀保監會先后批準建設銀行、中國銀行、農業銀行、交通銀行設立理財子公司的申請,并頒布《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允許理財子公司發行的公募理財產品直接投資股票;不再設置理財產品銷售起點金額;僅要求非標債權類資產投資余額不得超過理財產品凈資產的35%;在銷售渠道上“大放松”,既可以通過銀行代銷,還可以通過銀保監會認可的其他機構代銷……這一系列BUG級的設置,奠定了銀行理財子公司“嫡孫”的地位,幾乎可以“左踢公募,右打信托”。可以預期未來五年甚至十年內,銀行特別是國有大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的理財子公司將成為中國金融行業最亮眼的星星,互聯網金融平臺(或許需要先獲得基金銷售資質或者銀行理財子公司理財產品代銷資質)將成為銀行理財產品最大的分銷商;部分銀行可能將優質的理財產品僅放給自有APP以增加活躍、留存客戶。大部分的城商行、農商行將不得不淪為銀行理財子公司理財產品的線下分銷渠道。

          市場就在那里,當一波潮水退去,另一波潮水正在涌來。

          四、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的前景預期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為天下溪,恒德不離。”

          ——《道德經》

          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歸根結底是財富管理行業的線上延伸,但終將超過線下實體渠道成為財富管理行業的中流砥柱。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將運用大數據技術優化合格投資者認定并將合適的產品銷售給合適的投資者,運用人工智能技術降低觸達用戶、服務用戶的成本,運用區塊鏈技術存儲信息和協議,最終將為降低社會投融資成本、提高社會資源配置而服務;負責任的傳統金融機構及互聯網金融平臺,都在朝這個方向而不懈努力。

          如果把未來的互聯網財富管理行業比作一只艦隊,那互聯網化的銀行理財(包括存款類產品和銀行子公司理財)必將是艦隊的航空母艦,互聯網基金銷售和券商財富管理(包括股票、資管產品銷售等)則是艦隊的驅逐艦和巡洋艦,互聯網保險理財、互聯網信托理財、P2P理財則分別構成護衛艦、潛艇、補給艦。

          無論你是否承認或接受,這都將是最終的格局。

          用微信掃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或搜索微信號“iweiyangx”
          關注未央網官方微信公眾號,獲取互聯網金融領域前沿資訊。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提交后會進行審核,審核通過的留言會展示在下方留言區域,請耐心等待。

          評論

          您的個人信息不會被公開,請放心填寫! 標記為的是必填項

          取消

          投資人別慌!P2P做現金貸,并非洪水猛獸

          左眼跳財 | 網貸之家 18小時前

          我國網絡借貸發展與監管的調研報告

          清華金融評論 19小時前

          宜信唐寧:新經濟正在驅動財富管理市場發生歷史性變革

          琥珀金融幫 19小時前

          誰將互聯網金融拉入了道德黑洞?

          新金融洛書 1天前

          互聯網金融機構將納入征信系統 遏制惡意借貸行為

          劉琪 | 證券日報 2天前

          版權所有 ?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互聯網金融實驗室 | 京ICP備17044750號-1

          北京pk10八码2-9名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