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56ggq"></em><div id="56ggq"><ol id="56ggq"></ol></div>

    2. <div id="56ggq"><ol id="56ggq"><mark id="56ggq"></mark></ol></div>

        1. 最有看點的互聯網金融門戶

          最有看點的互聯網金融門戶
          專欄國內資訊基于互聯網平臺的金融業務

          擼貸大軍崛起:一次擼幾百個超利貸,下款50萬買車買房

          本文共5069字,預計閱讀時間21

          現金貸開始地下化之后,形成了超利貸市場,業內將其稱為“714高炮”。它提供的,是借款周期為7天到14天,年利率超過1000%的產品。

          據業內人士分析,超利貸產品已逼近上萬個,很多平臺都極小,放款量可能只有幾百萬。

          在超利貸市場之下,崛起了一個龐大的“擼貸大軍”。

          他們專門針對“714高炮”下手,買一張電話卡,養卡半年后,一次性下載幾百個超利貸APP,開始操作。

          “一次性擼了50萬,然后買了房,買了車。”被擼貸圈封為傳奇的蘇影稱。

          當然,他們也從來沒準備還錢。款下來之后,電話卡會被直接剪爛,人直接“蒸發”。

          他們喊著口號,在網上集結成群:“我們不是老賴,只是高利貸的終結者。”

          擼貸大軍甚至與平臺風控勾結,與中介聯手。一出“黑吃黑”的大戲,正在轟轟烈烈上演……

          01 養卡攻略

          在QQ上,各大“反催收群”“強制上岸群”“口子群”,都開始演變成擼貸大軍的大本營。

          他們不再討論如何上岸、如何對付催收,而是在討論怎么擼下“714高炮”。

          每擼下一家,他們就在群里分享戰績和心得。他們將擼貸稱為“發工資”。他們也把APP的分組,標注為“工資”。

          一個擼貸者,把網貸APP組的名字,標注為“工資”

          在擼貸圈,蘇影是一個傳奇人物。

          他曾一口氣擼下了幾百個平臺,入賬近50萬。“我用這錢買房買車,在我們當地已算小富豪了。”他說。

          蘇影原本是一名催收員,干了4年左右,“賺的錢剛剛夠填個溫飽”。

          和擼口子的老哥們接觸久了,他發現,擼貸才是“輕松發財的捷徑”。

          因為懂催收,懂一些風控策略,蘇影制定了一個為期7個月的“作戰方案”。

          去年4月,他將所有的電話號碼注銷,新買了一張實名電話卡,并換了一部新手機,然后開始“養號”。

          他在做催收的時候,存了很多借款用戶的通訊錄,接下來,他就往自己新的手機中,導入了幾百個比較優質的電話號碼。

          “然后我給一些送外賣、快遞的人打電話,電話都是真實的,就這樣偽造了一些通話記錄。”蘇影稱。

          他明白,光是這些還不夠,還需要一些鮮活的號碼“養號”。

          于是,他在網上集結了一個“養號群”,召集了一群和他一樣養號準備擼貸的人,大家沒事就相互打電話,增加更多的真實通話記錄。

          7個月之后,蘇影開始了他的擼貸大作戰。

          他早就調研過市場,每天都在更新好下款的“口子”。

          他一口氣下載了幾百個超利貸APP,然后在兩天之內全部完成申請。

          “必須在兩天之內完成,因為數據很快就會被打通,越往后,越不能下款。”蘇影通宵不睡,忙著填寫資料,申請貸款。

          “最終戰果是近50萬。”他經常在群里曬自己的下款截圖,從此在擼貸圈被“封為神明”。

          擼貸者經常在群里分享戰果

          當然,蘇影從來沒有準備還這些錢。

          貸款到位之后,他直接把電話卡剪掉,再不使用,然后人間蒸發。

          因為通訊錄都是偽造的,他的朋友和家人們并沒有受到催收的騷擾。他身份證上的地址已遭拆遷,“就是一塊工地了”。

          但還是有一些厲害的催收,找到了他原來的工作單位和以前的租房地址。“但沒用,我早就和原來的人斷了聯系。”他說。

          盡管他用擼貸的錢買了房和車,但這也意味著,他將和原來的生活完全告別。

          截至目前,蘇影都沒有辦新的電話卡,“一辦新的卡,催收就能找到我,我干過這行,知道實名電話卡找人很容易”。

          此后,他也不可能再從任何金融機構獲得貸款。

          “一旦逾期,就進入黑名單了。我的策略,就是要就不干,要干就一黑到底。”蘇影稱。

          此后,他的養號攻略在圈內廣泛流傳。

          已經有不少擼貸者稱,自己用蘇影的方法,從少則幾十個平臺、多則上百個平臺擼到了錢。

          在網絡上,至少有幾十萬的擼貸大軍集結。

          2017年年底,現金貸監管之后,用戶出現了分層。

          一部分用戶強制上岸,還清債務重新做人;一部分用戶大規模逾期,直接變成黑戶,用業內的話說,就是“徹底死掉”。

          而還有一波用戶,被新崛起的超利貸撈走。

          其中的一部分,就淪為職業的擼貸大軍。

          他們久經沙場,被行業周期多次洗禮之后,深諳現金貸的套路和催收方式。

          他們開始依附在行業之上,借著吮吸行業的暴利而活。

          蘇影發現,自己的群里,大多數是男性,年齡在23-50歲之間。

          他們很多都不想工作,沒有正經職業,很多人都會網賭。

          他們痛罵“催收狗”,惡懟超利貸,并認為不還錢是天經地義。他們甚至還占據了道德高地:“我們不是老賴,我們只是?利貸的終結者。”

          02 中介集結

          崛起的擼貸大軍背后,還有一波推波助瀾者。

          一大群中介也殺入超利貸行業,在中間瘋狂吸食利潤。

          在內蒙古的偏遠地區,林飛龍安營扎寨,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擼貸中介。

          他發現,和競爭大、監管嚴的沿海地區相比,這里堪稱一片未開墾的沃土——當地非常閉塞,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現金貸是什么。

          最早,他的客戶都是當地中介推薦,如果一天下款1萬,客戶拿5000,剩下的5000,由林飛龍和另一個中介對半分。

          很快,當地人就發現,擼超利貸,是一條致富捷徑。

          如果只擼7天還款的超利貸,在6天之內,就可以下款6萬。而當地人均月收入只有3000-4000元,這筆錢,比他們一年的收入還多。

          客戶開始主動給林飛龍介紹親朋好友,他的中介生意越做越大。

          2018年年底,林飛龍幫一個征信不佳的客戶,從P2P、借條和超利貸平臺,擼出了40多萬。

          也是在這一年,15天里,他為一個客戶擼到了60多萬,從中收取了10萬。

          “這個客戶用擼到的錢買了一套房,現在準備結婚了。”林飛龍說。

          中介的收入不低。“最高的時候,月收入50多萬,即便最近行業很不好,也能有大概10萬。”林飛龍透露。

          在中介圈,25%的提成算是良心價。

          還有一些中介,直接提成70%到80%,可能用戶到手100元,就要還1000元。

          對于那些提成超高的中介來說,他們的月入金額會翻數倍。

          中介比單個的擼貸者,經驗更為豐富。

          他們在行業長期摸爬滾打,信息迭代速度極快。

          大中介章海,就是擅長擼借條的高手。

          借條都有一套自己簡單粗暴的風控措施。比如,部分借條平臺的審核員,會要求客戶提供此前的還款記錄。

          他曾幫客戶在“有脈金控”旗下借條平臺“有憑證”上打假借條,制造聊天記錄和轉賬記錄。

          章海偽造的借條記錄

          林飛龍則擅長制造假象,迷惑敵人。

          他會把客戶的復貸記錄養一段時間,讓其顯得完美無缺,再選擇四五家借條平臺,同時進件。

          “如果接到平臺審核電話,我就說等一下,現在不方便,與此同時,迅速操作。這樣一來,風控很難發現。”

          他還憑借自己在多年前銷售信用卡時建立的人脈,“買通了一些現金貸平臺的風控主管”。

          “每下一筆款,我就給他10%的提成。多的話,一年之內,他們就可以賺幾百萬。”林飛龍說。

          除此之外,業內還開始出現專門的培訓班,培訓職業擼貸者。

          “在?西,有?幫?專?收集容易下款的?炮平臺,然后對外輸出線下培訓和后期線上的?子更新。”章海說,想去培訓的擼手,需要繳納3萬元學費。

          他還表示,合肥也有這樣的培訓班,學費是2萬元。

          一本財經記者也加入了一個這樣的培訓群,導師會每天更新各種口子,并傳授擼貸技巧。其中,也包括如何養卡。

          培訓班每天更新的擼貸文件

          “一個月的培訓費,我都可以收幾十萬。”培訓班的負責人何晨稱。

          這些中介群和培訓群,讓擼貸群體能互通有無,迅速集結。

          “現在的超利貸平臺,旗下有很多?甲公司,我們都摸清楚、打好標簽了,?如‘好運系’‘莫愁花系’‘?圣系’。一旦有一家平臺下款成功,群??馬有通知,這家超利貸旗下的所有?甲平臺,我們都會去擼。”林飛龍說。

          地下超利貸的系統商有很多家,但每家系統商的風控規則都大致相同。

          中介和培訓班也會將超利貸平臺分門派。

          “最近戰神系比較好下款,我已經擼了23家。”中介謝昕余稱,系統商動向都會被監控,他們也會反復試探,摸透對方的風控策略。

          中介和培訓班,成為這個行業中最暴利的一環。

          他們是擼貸大軍的指揮官,將整個行業集結成網,并能呼風喚雨,指揮著一波大軍去狂擼一個平臺。

          這是因為,很多貸超都是按照用戶注冊來結算。只要擼貸者來申請,就算不下款,他們也可以問超利貸平臺要錢。

          有些客戶資質太差,無法下款,章海就將這些壞客戶的資料集中到一起,與貸超合作,一天申請100個口子。

          只要申請,不用下款,一個用戶也有8到10元的返傭。

          這樣一來,這批壞客戶,每月也能為他帶來近3萬元收入。

          客戶的殘值,被這個行業壓榨殆盡。

          對于超利貸平臺來說,一旦自己的平臺鏈接,被中介丟到擼貸大軍的群里,噩夢就開始了。

          一位超利貸老板稱,他曾被幾千個擼貸大軍輪番申請,“結果一個都沒還款,一天損失了70萬”。

          “我們可以輕松擼垮一家平臺。”何晨稱,他的徒子徒孫越來越多,他們會迅速成長為一個派系。

          03 催收對抗

          擼到錢,并不表示這場戰斗就已結束,在后端,還要對抗催收。

          林飛龍、章海這樣的職業中介,已開發出各種神器來反擊。

          神器中的一種,是防爆軟件。

          林飛龍手里的這款防爆軟件,是一個現金貸系統商的程序員私下開發的。為了買到它,林?龍花了2000元。

          此后,只要在這個軟件中輸入客戶的手機號、身份證號和借款平臺的名字,平臺的催收座機電話和短信就會被攔截,“呼死你”也會失效。

          中介用防爆軟件攔截了一個平臺的催收電話

          擼貸者們絕對不會溫和地對待催收,他們甚至會反向轟炸催收的電話。

          在很多反催收的群里,只要提供被騷擾的截圖,一些老哥會免費幫網友轟炸催收。

          “老哥就要相互幫助。”提供服務的網友稱。

          老哥們買了月卡,免費提供反催收服務

          針對不同的“套路貸”,擼貸大軍也有不同的應對方式。神操作中的一種,針對的是蘋果ID貸。

          發放蘋果ID貸的平臺,會這樣做風控:用戶一逾期,就將他們的蘋果手機鎖定。因為刷機成本高,用戶只好還款。

          但這一招輕易就被破解了。

          擼手們去咸魚上買二?蘋果手機,在收到手機后的一天之內申請ID貸。平臺一放款,他們就退貨。甚至有人去租蘋果手機來操作。

          而最高級的戰爭,并不是在技術層面打,而是在心理層面打。

          一位超利貸從業者稱,自己采取的催收方式,不是謾罵,而是關懷——每天噓寒問暖,問客戶找到工作沒有、狀態如何,以情動人。到最后,客戶往往會乖乖還錢。

          “有客戶欠了50個平臺,只還了3個,其中就有我們。”這位超利貸從業者表示,他們的逾期率很低,只有6%-10%。

          但此舉也已被老哥們識破。

          在許多擼口子的QQ群里,流傳著一份“催收常用五大技能”,里面還附著作者的生動點評。

          他認為,在應對了平臺爆通訊錄、群發短信、威脅發律師函和法院傳票、威脅上門這四招后,老哥已經練到了金剛不壞之身,“唯一的弱點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了”。

          他把催收的第五大技能,歸納為“打感情牌”。

          “催收會慢慢地跟你訴苦,加你微信,然后每天問候問候你,這種情況下,一般都是女催收來聯系你了,告訴你她在公司承受了多大的壓力,然后再跟你說說,能不能還本金,怎么滴怎么滴。”

          他表示,自己就是這樣栽的,現在后悔不已。

          “自古老哥難過美人關,我希望老哥們引以為戒。一切的一切都是套路。”他寫道。

          結語

          擼貸大軍站到道德制高點,認為“不還錢天經地義”,并認為這不上征信,毫無后果。

          但實際上,他們也要付出慘重代價。

          “逾期之后,基本所有的現金貸平臺,都不會再借錢給你。”蘇影知道,現金貸和超利貸的大多數數據和黑名單,都是打通的。

          而現在部分現金貸和超利貸,對這個群體有了新手段:集體起訴逾期者,或者進行網絡仲裁。這導致大量的逾期欠款者成為“老賴”。

          對于老賴,我國相應的懲罰就是“限高令”。

          坐不了飛機、高鐵,甚至住不了三星以上的酒店。

          擼了這一把,輸了一輩子。

          文 /零和 本妹 羅素;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本文系未央網專欄作者一本財經發表,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觀點,未經許可嚴禁轉載,違者必究!

          用微信掃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或搜索微信號“iweiyangx”
          關注未央網官方微信公眾號,獲取互聯網金融領域前沿資訊。

          評論

          • y
            ythme在 2019/03/07 13:44回復

            頭一次聽說還有超利貸。。。。。。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提交后會進行審核,審核通過的留言會展示在下方留言區域,請耐心等待。

          評論

          您的個人信息不會被公開,請放心填寫! 標記為的是必填項

          取消

          一本財經未央青年

          409
          總文章數

          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最具影響力新...

          日活4.3億的搜狗輸入法上線現金貸

          李梓楠 | 新流財經 14小時前

          一家城商行的神奇逆襲及其隱憂

          董云峰 | 新金融瑯琊... 14小時前

          現金貸詐騙平臺崛起:嵌套雙層騙局

          一本財經 19小時前

          “超利貸”卷土重來:貸款超市花樣多,新型偽裝術又出現

          獨角金融 1天前

          互金從業者的掙扎與抉擇:兜兜轉轉還是準備回銀行

          黃希 | 國際金融報 04-22

          版權所有 ?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互聯網金融實驗室 | 京ICP備17044750號-1

          北京pk10八码2-9名算法